第090章:你怕不怕
作者:归德王森      更新:2020-02-14 16:53      字数:7978
       第090章你怕不怕

       方远翻动着a4纸,低头看去,a4纸只有四张,龙飞凤舞的手写字迹映入眼帘,方远没有感到意外,毕竟孙炎明年纪稍大,不习惯用电脑。bl书库 www.blshuku.com

       第一份是正弘车行八月份的工作总结,第二份是正弘车行九月份的销售计划。

       除了第一页首行的“正弘车行八月份工作总结”这十一个大字,下面的黑色钢笔字迹潦草,一长段一长段的划痕乱糟糟的,几乎每行都有涂抹的痕迹,看的方远头大。

       “组长,你忙,我们先去擦车。”王虎慌忙给同事们使了个眼色,招呼大家离开。

       “好。”方远冲着王虎等人点点头,拿着资料走向了自己办公室。

       依靠在座椅靠背上,方远一行一行,一页一页仔细的读着两份资料。

       正常的工作总结和销售计划而已,其实没有什么,方远就听说有些偷懒的门店经理,只是把上月的数字改改,其它原封不动的照抄就行。

       这是一个学习的机会,方远还是看的非常仔细,一份工作总结,一份销售计划足足看了半个小时。

       看完后,方远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孙经理做了那么多年门店经理,果然不是白当的。

       无论是工作总结还是销售计划,反正在方远看来是用词准确,各种数字罗列的清晰,有分析有对比,内容详实几乎滴水不漏。

       不过方远还是发觉出了一点点的异常。

       方远能把正弘车行的全部基本资料倒背如流,熟悉车行内的每一辆车。

       再加上他的记性非常好,基本上可以大致估算出整个八月份里,每一个同事的销量。

       方远从潦草的字迹中看出来,孙经理把分组前约有二十分之一的销量也算进了后来的业绩当中。

       “这是怎么回事?”结合着孙经理以前和自己说过的话,聪明的方远很快猜出了他的用意,和他大致的复仇计划他要捧杀郝柏池。

       把四张a4纸放在了办公桌上,方远闭上了双眼,脑海里却辗转翻腾着。

       孙经理对付郝柏池的事情掩盖不了多久,迟早会传入这个顶头上司耳中。

       方远许诺给同事们帮忙提升销量,一个就是为了车行整体的业绩着想,另外一个便是想笼络人心,不让他们多嘴把事情说出去。

       既然早晚会露馅,还不如放手一搏,

       成功了,自己跟着孙经理吃香的喝辣的。

       失败了,自己跟着倒霉,被赶出正弘车行。

       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拼了。

       方远猛的睁开了双眼,挺直腰板坐了起来,十指在键盘上飞舞,在电脑中的文档上,把八月份的工作总结和九月份的销售计划重新打了一遍。

       打完后,方远又改动了几个数字,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在邮箱中点击完发送,方远身体的力气都好像被抽干,整个人瘫倒在座椅上根本起不来。

       因为方远这么做,相当于把自己逼上了绝路。

       其实方远也完全可以不这么做,但是他觉得做人要懂得感恩,他的心中永远记着孙炎明对自己的好。

       没过五分钟,门外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紧接着孙炎明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

       刚刚进入办公室的那一刻,孙炎明猛的转身死死关上了房门,等他再次转身看向方远时,露出了惊恐的表情,久久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孙叔?”看到孙炎明脸庞如同风中的白纸一样痉挛着,方远笑了,他知道孙炎明是看过了自己给他发送的邮件后,给吓的。

       “你,你,你的胆子怎么这么大?”孙炎明往后看了眼关的死死的房门,压低了声音问方远,“你把八月份百分之九十的销量都算到分组后的业绩当中,还把九月份的销量提高了十倍,穿帮了怎么办?到了九月底,完不成那么高的销量怎么办?”

       可能是因为方远乱来,向来成熟稳重的孙炎明的声音中竟然带着颤抖,走向方远时,他的脚步都有些发飘。

       “您坐。”方远慌忙搀扶住孙炎明,让他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但是没有任何解释。

       等到孙炎明的心情稍稍平复了一点,方远低头看着他,缓缓的说“您以为咱们能等到九月底吗?”

       方远的声音不大,话更是不多,却如同一道霹雳响彻孙炎明的脑海,他的身体明显打了个冷颤。

       是啊,自己针尖对麦芒的和郝柏池对着干,如果事情败露了,以郝柏池睚眦必报的性格,是不会放过自己的,估计不会超过十分钟,就会像疯狗一样,寻找各种借口不断逼迫自己主动辞职。

       那时候,自己根本等不到九月底,就已经被开除了,还担心什么完不成销售计划?

       想通了这些,孙炎明扬起脑袋看着方远,苦笑一声“你还年轻,不用跟着我破罐子破摔的……”

       “您对我的好,我时刻记在心里,古人说,士为知己者死,您倒霉了,也不会有我的好果子吃。”说到这,方远停顿了下来,他的老脸忽然变得狰狞,咬牙切齿的对孙炎明说,“拼了。”

       “士为知己者死……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孙炎明猛的站了起来,紧紧的握住了方远的手掌,高声叫嚷,“好,就听你的,拼了。”

       “方远,我孙炎明保证,只要我做了区域经理,正弘车行的门店经理就是你的。”方远能始终和自己站在一条战线上,孙炎明心中这个感动啊,几乎是拍着胸脯保证,他说到一定做到。

       两人又商议了一阵,孙炎明还是听从了方远的计划,把整个八月份百分之九十的销量,全部篡改成了分组后的业绩,并且把九月的销量提高到了十倍。

       做完了这一切,孙炎明和方远的后背全部被汗水打湿,整个人紧张的脸庞通红。

       孙炎明让方远帮忙给郝柏池传送完工作总结和销售计划的电子邮件,急不可耐的嚷嚷“方远,下班,下班,去烤鸭店吃饭。”

       “去吃饭?”方远看了眼电脑右下角的时间,现在才下午四点多,离下班时间还早。

       “我等不及了,必须给你加强训练,如果能有赵高杰罩着你,就算我倒霉被逼着辞职,你也不会有多大的事情。”孙炎明不管方远,径自掏出手机联系王志,让他们现在就去烤鸭店汇合。

       孙炎明不管不顾拉着方远就往外走,见到了刘亮还把他叫上,一起跟着出门。

       到了停车场,三人坐在了车上,孙炎明拿出一个黑色的提包,从里面翻出了几袋肉食,还有葡萄糖,甚至几排维生素b,全部一股脑的放在档把旁边。

       肉食,葡萄糖,维生素b,方远当然知道是用来干什么的,让他不解的是,和朋友喝酒,作弊干什么?

       不但刘亮傻了眼,连方远也懵逼了,只是和王志他们在一起吃饭,没必要这样吧?

       “什么没有必要?”孙炎明的情绪非常急躁,“记住,就当这次是后天的正式宴会,王志请来的那两位酒量好的朋友,就是赵高杰的加强版,一切按照真的来。”

       “刘亮,今天你负责开车,吃过饭送我们回家。”孙炎明叮嘱过刘亮,把肉食,葡萄糖和维生素b分发给方远一多半,剩下的自己也吃了起来。

       “这是要拼命啊。”方远的狠劲上来了,几乎是闭着眼睛把所有东西全吃下去的。

       刚开始时,刘亮还为在酒席上不能喝酒而有些不爽,可是看到方远和孙炎明吃东西时的凶狠模样,他似乎猜到了什么,打定主意自己在酒席上滴酒不沾,坚决完成开车送人的艰巨任务,把方远和孙炎明照顾好。

       吃完了东西,孙炎明毫无公德心的把所有垃圾丢到了窗外,大吼一声“出发。”

       “呼。”方远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即使今天只是孙经理安排的演习,他也感觉到有些热血沸腾,心里有期待,有惊恐……

       明锐旅行车在马路上飞驰,到了烤鸭店停车场后,三人下车熟门熟路的进了大厅。

       “孙经理,方远,刘亮,你们来的好快啊。”昨天坐的圆桌挤满了人,见到方远三人进来,他们全部起身纷纷走过了迎接,“我原本以为你们七点才能到。”

       孙炎明笑着说“今天车行没事。”

       看着迎来的众人,走在最前面的王志四人不用说,方远的目光注视到了跟在后面的两个中年男子。

       左边的男子身高一米八多,体格魁梧,一看就是东北大汉。

       右边的男子个头矮了许多,估计只有一米六几,身材瘦削,和同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孙经理,这是田磊,这是宋波。”王志给孙炎明三人介绍完魁梧大汉,又指向了矮个男子,最后才给他们介绍孙炎明三人。

       说完,王志一左一右搂住了他们的肩头,乐呵呵的笑着“都是我好哥们,好兄弟。”

       “那当然了。”田磊和宋波哈哈大笑的拍打着王志的后背,三人的感情看来相当不错。

       田磊和宋波因为王志的关系,上前和孙炎明握手打招呼,孙炎明也是见面熟的脾气,只是一个照面就和田磊,宋波称兄道弟,热情的仿佛多年未见的亲人似的“坐,都坐。”

       方远和刘亮就差了远,两人都坐在酒席上了,很长时间也没有放开,没有说几句话。

       看到方远这么拘谨,孙炎明皱了下眉头,心想怯场可不行啊,要知道后天可是正弘集团的老总亲自主持会议,到场的人比这多上千倍,千万不能掉链子。

       孙炎明知道方远缺乏“酒精”考验,乐呵呵的一拍他的肩头,示意他放松,环视众人后说“上一次我跟同事们喝酒,散场时下着瓢泼大雨。

       那时我还没有买车,喝多了想叫滴滴,特么的谁知道叫成了滴滴代驾,

       那哥们来了跟我对视了三十秒

       我说你车呢?

       他说你车呢?”

       “哈哈哈。”

       众人笑的前仰后倒,坐在方远旁边的王志手肘搭在了他的肩头,说“上一次我主持公司招聘,我就问一个应聘的青年一颗枣树和一千斤枣,你选哪个?

       那小子说我要一千斤枣。

       准备的正确答案是选一颗枣树,当时我就不高兴了,扳着脸教训他授人以枣,不如授人以枣树,这个道理你懂吗?枣卖了你就什么都没有了,枣树可以用一辈子。”

       “你们猜那小子怎么回答我的?”王志笑呵呵的环视众人。

       “怎么回答的?”

       “他说我把这一千斤枣卖了,可以买很多颗枣树苗,然后长大结了枣,就再卖掉再买枣树苗,这样我就可以拥有整片森林……

       哎呦妈呀,可把劳资气的,当时我就火了,摆手让他滚蛋贴膜的,劳资就不喜欢和这样的沙比说话,吊钱没有,能的要命,还爱抬杠。”

       在众人的笑声中,方远怎么能不知道大家讲笑话的用意,是让自己放松?

       方远也觉得自己的表现太逊,后天在宴席上见了老总更完蛋。

       忽然,方远一指硕大的餐桌上面,问王志“如果此时上面冒出个漂亮女gui,你怕不怕?”

       “女gui啊,当然怕了。”王志没想到方远怎么想起问这个问题,几乎是脱口而出说出了答案,“你怕不怕?”

       “我?”方远嘿嘿一笑,“我肯定先上去一顿猛亲。”

       “为什么?”方远的回答太出乎所有人意料,几乎同时惊叫起来。

       “你们想啊,如果是装的……那我就赚了,谁让你装gui吓我的?”

       “如果是真的呢?”王志凑到了方远面前,捧哏似的好奇问。

       “如果是真的……反正要死了,爽一下先。”

       “哈哈哈。”众人一阵狂笑,不可思议的眼神瞬时间把方远湮没,他们还不知道方远这么nsao。

       俗话说,一个人喝酒,喝的是寂寞,两个人喝酒喝的是感情,人多了喝酒才叫热闹。

       男人们在一起就是这样,刚开始是如果不熟,几个段子,马上成为友情的催化剂,开始熟络了。

       “上菜。”孙炎明朝着服务员大声喊叫,“一份水煮花生,一份煮毛豆,十个你们店里的招牌菜。”

       酒,是高度酒,王志特意带来的三箱六十七度衡水老白干,他还很贴心的选择了二两的玻璃小酒杯,没敢用他们平时拼酒用的三两大杯子。

       王志站了起来,砰砰砰打开了五瓶,接着把九个玻璃杯一溜排开放在了面前。

       每个玻璃杯都倒的满满的,王志亲自给孙炎明,方远和刘亮端了过去,这才转动圆盘,让大家各自认领酒杯。

       既然是给方远做特训,王志也不墨迹,他都没有坐下,反而端起玻璃酒杯,用杯底重重的敲打着餐桌桌面,示意大家举杯先走一个。

       ……

       感谢佛系监管者懵系求生者的100打赏。

       感谢大家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