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留下孩子
作者:爆米花      更新:2020-03-26 11:26      字数:3659
       睁着一双墨黑的眸子,静静的看着天花板,没有成功呢。精彩bl小说,尽在bl书库,blshuku.com!

       “音音,你醒了?”旁边快速走来一个身穿白色运动服的女孩子,白白嫩嫩的脸上是显而易见的担忧,看着人醒了,就趴到了床边。

       向南音怔怔的看着她,“安安,你怎么来了?”

       “叔叔叫我来陪陪你。”小心的扶着她做起来,“你得保护好自己啊,音音。”

       “你…都知道了?是不是也觉得我…”不知羞耻,水性杨花?

       话还没说完,就被女孩子娇软的声音打断,“音音你说什么呢?这又不是你愿意的,而且我相信音音绝对没有对不起任何人,你不需要在意他们的看法,安安一直在。”

       忽然觉得脸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划过,向南音愣愣的伸手,水?好像是眼泪,她哭了?

       那一脸茫然又凄然的模样着实一眼就足以叫人心碎,安安眼眶瞬间就红了,“别哭,音音,他怀疑你,那是他的损失,你没必要,没了他,你依旧也是向家的大小姐,依旧高高在上!”

       “安安说得对。”向浩南夫妻俩也走了进来,“你依旧是众人追捧的向大小姐。”

       现在这个世道,只要有钱有地位,未婚先孕又如何,依旧有人会喜欢,更何况向南音本身也是个才女。

       “对了,孩子是不是没了?”向南音感动过后,忽然问道。

       如果孩子没了,她的耻辱也就没了,一切都会好转。

       三人脸色一滞,没想到她还在在意这件事,虽然没人说话,但是也正是这样的反应,更加证明了她的猜测。

       原本泛起点点红润的小脸瞬间惨白,眼神迷茫了一瞬,抬手就要砸向平坦的腹部。

       “音音!”注意着她的动作的安安脸色刷白的握住她的手,一把将人抱住,双手握住她的手,“音音别这样!”

       “音儿!”江云梅泪眼婆娑的跑了过去,“你别伤害自己,不管怎么样孩子无辜的,要是你不想养,以后妈妈帮你养好不好?”

       “音音,你想想你以前不是说最喜欢孩子了吗,而且你不记得了吗,不管是昏迷还是睡着,你都不让异性近身的不是吗?这个孩子肯定不会是别人的,你现在这样不是让人觉得你心虚了吗?”

       安安很清楚看似温软的向南音实则很倔强,也很在意自己的清白名誉,这样的激将法虽然不是很好,但是这个时候是非常有效的。

       “等你把孩子生下来,亲子鉴定,真相大白,到时候你想怎么虐他们,我们都不拦你,都在后面帮你出主意,好不好。”看着态度软化的人,安安松了一口气,将人环在怀里,轻轻安抚。

       “是啊,音儿,到时候我们绝对帮你整那些乱说话和不相信你的人!”向浩南连连点头,江云梅也是如此。

       “真的?”女孩子闷闷的声音传出,带着一丝的轻颤委屈,像是寻求保护的幼崽。

       她是相信自己没有对不起自己的爱人,那就等真相大白,这个孩子一定不会是别人的,她只和自己的爱人有亲密接触不是吗?

       “当然了,我们什么时候骗过你?”江云梅笑着应道。

       “那好,我不闹,我等着那一天。”

       尽管这样说,但是安安还是不太放心,经常来看着向南音,向浩南夫妻更是看不到人就去找,生怕一个不注意,就发生了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

       而冷静下来的向南音也后悔了,差点伤害自己的孩子,不管如何,孩子的到来没有错,自己怎么能将气撒在一个什么都不知道孩子身上?

       再加上安安是不是的侧面劝说,更是全身心的保持良好心情,做一个合格的孕妇。

       这边越发和谐,而另一个时刻关注孕妇情况的男人却是越发别扭,尤其是知道当初情绪不稳定的时候,向南音甚至连自己都伤害,更是差点忍不住。

       好在没有出事,硬生生的逼着自己按耐下来,每天看着对向南音的调查文件度日。

       想待在爱人的身边,尤其是她最脆弱的时候,只是理智让自己坐在原地不动。

       忍不住握拳砸在墙上,低咒一声,“该死!”

       “临哥哥!”女孩子特有的软软的声线传了进来,盛君临眉头紧皱,想让她别进来,但是想到一些前科,觉得她还是会闯进来。

       嘴角微抽,“让她进来!”

       “临哥哥对我真好。”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二十来岁的女孩子一袭娇艳的红裙如骄阳似火,眉宇间是上流贵女特有的矜贵。

       “你来做什么?”盛君临不耐的问道,没有时间听她废话,说完赶紧离开就行了。

       “我这不是听说南音怀孕了嘛,特意来恭喜盛哥哥啊,虽说我是很喜欢盛哥哥,但是若是你有自己的幸福,晴晴也很高兴的。”穆晴晴眉眼飞扬,眼底带着真心实意的笑容。

       这副颇为真心的模样才是真的触碰到了盛君临心里最不能容忍的禁忌。

       原本因为时间和思念渐渐淡去的羞辱,此时以一种势如破竹的气势喷薄而出,无法控制,对向南音的思念一瞬间被耻辱代替。

       盛君临知道现在的自己不是很冷静,也多少猜测到穆晴晴是故意来刺激他的,毕竟青梅竹马长大的未婚夫为了一个女人解除了和她的婚约,生气是应该的。

       察觉到自己怒气无法控制的盛君临握拳,伸手指了指门,从唇缝中挤出两个字,“出去。”

       “行行行,我这就出去,毕竟和我待久了,万一南音怀疑你,不要你了怎么办,是不是?”女人娇媚的咯咯笑起来,眸底带着不易察觉的讽刺,这就是你想要的女人吗?

       现在的后果,你想到了吗?临哥哥?

       重新陷入沉寂的空间内只有男人粗重的呼吸声,他明白迁怒是不对的,但是他真的无法控制自己。

       看着办公桌上白纸黑字的文件,都是向南音近期的作息,做些什么,干些什么,写的清清楚楚。

       抬手一挥,纸张在空中慢慢飘落到地板上,手上青筋暴起,再等等,再等一段时间。

       rehuojiaoqishanhunogongtaixiongng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