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六章:调兵遣将
作者:紫薯芋头      更新:2020-02-14 16:44      字数:4361
       “那我呢?”穆灵珊见他把罗丽君给安排好,却没有自己的事,立马急吼吼的嚷。bl书库   wwW.BLSHUkU.com

       “你呀?”陈明辉这样说着,糟心的叹口气。

       苦逼的说“穆灵珊,我看你,还是带上耿麦加,到大都找窦小娥报到去,我都不好意思说我这位老同学,开公司开了几个月,到现在还在原地踏步,要不是你每月拿这么高的工资,耿麦加现在只能喝西北风?”

       穆灵珊听了,顿时眼泪汪汪起来。

       憋屈的喊“明辉哥,实话告诉你,耿麦加老早就想过来找你,说他不是当老板的料子,可他就是张不开口?”

       “那行呀,这次就给他这个机会,看他能否把大都的办事处给支撑起来,今晚你就带他去大都,等到半个月过后,不管大都的销售如何,你与窦小娥都得回公司,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让你俩做,不过我有话在先,耿麦加这次要是烂泥扶不上墙,可别怪我跟他一刀两断!”

       陈明辉这样说完,见穆灵珊在自己面前,搞出那种惶恐不安的样子。

       立马扯开嗓子喊“穆灵珊,你现在,还不回家收拾行李去,赶凌晨两点半的动车去大都,还在这里磨叽个啥?”

       穆灵珊听了,当真是六神无主起来。

       朝着陈明辉望一眼,不放心的问“那我,这就走啦?”

       陈明辉顿时无语起来,糟逼的问“穆灵珊,你不会连去大都的车票钱,现在都掏不出来啦?”

       “是的!”穆灵珊可怜巴巴的说。

       陈明辉见了,竟然一巴掌拍在桌面上。

       真想把个耿麦加叫过来,当面掏他几拳才解恨。

       可他,皱着眉头想想,突然间搞出一副愧疚的样子。

       连忙抓住穆灵珊的手,纠结的说“丽君姐,你现在,往灵珊的卡里打一万块钱,我是真服了我这位老同学,让这么水灵的穆灵珊,跟在他的后面活受罪!”

       穆灵珊听了,当时便忍不住,扑在他的怀里茫茫叫的哭。

       陈明辉见了,让她在自己的怀里哭一会。

       许久,才把她搀扶起来。

       苦逼的说“灵珊呀,你回去告诉耿麦加,要是这次去大都,他再混不出个人模狗样,我就让你嫁给曾希伟。”

       穆灵珊听了,立刻来了精气神。

       直愣楞的问“明辉哥,曾希伟是谁?”

       没想到潘小莲听了,立刻抢着说“穆灵珊,曾希伟是你二大爷!”

       陈明辉“噗嗤”一笑,没想到潘小莲对这个曾希伟,突然的上心起来。

       于是他,搞怪地朝着潘小莲望一眼,都没说出任何的话,却让潘小莲满脸通红起来。

       他见了,朝着潘小莲眨巴眨巴眼,望着穆灵珊唯唯诺诺的离开。

       这才抬起头,朝着杜小环与林浣碧望去。

       林浣碧见了,赶忙窜到他面前。

       拽着他的一只胳膊,娇滴滴的喊“呀,明辉哥,看你这气魄,不费事就把穆灵珊与耿麦加给安顿好,那耿麦加是你的死党,我家黄春哲就不是你的死党?”

       陈明辉听她这样讲,心中别提有多美。

       可知他现在,真缺黄春哲这么个人才。

       想想看,黄春哲这人,不仅文字功夫好,计算机水平还一流。

       难能可贵的是,他这人直性子。

       做事情总是直来直去,从不会看人脸色做事情,更不会搞出那套见风使舵的鬼把戏。

       可他表面上,还是装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哭悲悲的说“林浣碧,我看你这人,真是一丁点儿都不让人省心,说你家黄春哲,在外面做得好好的,干嘛又来凑这个热闹?”

       林浣碧见了,立刻梨花带雨起来。

       哭悲悲的嚷“明辉哥,你那知道我的苦,不是有句话,叫一家不知一家难?”

       “啊,林浣碧,你说的这个话,是个啥意思?”陈明辉装模作样的叫。

       “哼!”林浣碧憋屈的叫一声。

       尔后,眼泪“唰唰”的往下流。

       悲悲戚戚的喊“明辉哥,实话告诉你,虽说我家春哲业务水平过硬,可他那个脑瓜子,在别的公司哪有人容下他,就在前几天,他不声不响跑回家,你看他好有本事,竟然把自己的老板给炒啦!”

       “哦!”陈明辉大吃一惊。

       假惺惺的问“那林浣碧,你家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我回来时,咋也不跟我言语一声?”

       “我咋吱声,看你整天忙得晕头转向,要不是你让耿麦加进公司,我也不好意思提呀?”

       “那这样好啦,你明天让黄春哲,到‘大康实业’的运营中心去报到,至于你吗,还是跟杜小环在一起搭台,他当总经理你当副总经理,你看怎么样?”

       “这我当然没意见,想我跟杜总在一起,不仅可以互补,还可以发挥各自的长处,可我就是不懂,这个运营中心是咋回事?”

       陈明辉听了,当真苦逼起来。

       没想到自己手下,一位响当当的副总经理,竟然连运营中心都不懂。

       于是他,红着一张脸。

       磨叽的说“林浣碧,这样跟你讲吧,这个运营中心,好比是我的大脑,可以按照我的意志,统一调配公司的进销存与生产,我这样讲,你可听明白了?”

       “耶,看你搞得神秘秘的,不就是一个扩大的董事长办公室,可对?”林浣碧竟然不以为然的叫。

       陈明辉听了点点头,没想到林浣碧这句话,不仅比喻的恰当,还真说到点子上。

       于是他,把个林浣碧给扒拉一边去。

       朝着杜小环问“咋样,我的杜大总经理,可想好啦?”

       没想到杜小环听了,竟然毫不避讳的扑上来。

       冷不防在他肩上咬一口,握起小拳头,照着他的胸口就是一小拳。

       尔后,快速躲在潘小莲与罗丽君的身后。

       哭悲悲的嚷“二位姐姐,你两给我评评理,说我们几个人,被他搞得七零八落,单剩下我跟林浣碧两人,还搞个屁的销售!”

       罗丽君与潘小莲听了,也有这样的同感。。

       不仅是紧锁眉头,还帮着问“明辉呀,你这样做,让杜小环与林浣碧两人咋办,简直就是光杆司令呀!”

       陈明辉听了,竟然毫不理会的说“我管她这些,没人她俩不会自己想办法?”

       tangguozhichangzhetiaohe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