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且行且止
作者:红叶知玄      更新:2019-09-29 05:58      字数:3889
    “有点不太妙了……”

    第二天,仅仅在离开了事件发生地点的几个小时之后,羽生雨就意识到了自己处境的不妙之处。bl书库   wwW.BLSHUkU.com

    穿越丛林,越过边境线从一个国家溜进另外一个国家,对他来说本应该是轻车熟路的事情,可这一切仅限于在他的身体状况良好的前提之下。

    问题在于他昨天受了伤,而且还是相当严重的伤势,紧着他又淋了雨,种种原因之下,导致他的身体情况极为不妙,此时一直处于一种高热的状态,整个人的脑子都是昏昏沉沉的。

    把千手扉间的消息带回木叶,对羽生而言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不说什么高深的谋求,起码在乱世之中木叶是一个能够让他安身立命的地方,因此他不难做答应下来的决定。

    进入木叶对羽生的人生而言意味着一种不可预测的转折,转折的方向或许不会更好,但起码不会比他现在的处境更坏。而且二代火影身死的消息,越早带回木叶对忍村越是有利,同样的对羽生自己也越是有利,可现在的问题在于,他发现自己的身体状况似乎不足以支撑那种高强度的旅行。

    穿过丛林、越过边境,进入火之国境内,然后向着这个国家的中心地区前进,正常情况下羽生估计半个月的时间就足够他抵达木叶了。尽管木叶隐村被叫做忍者的“隐村”,但实际上它的所在位置是十分清晰的。就算羽生对它一无所知,也能找到五大忍村之一的木叶。它太过知名,也不会与外界绝迹,因此位置是易于探知的,尤其是在火之国境内的时候。

    羽生此时的身体状况,也绝不是不太妙这样的形容就能够概括的了的。雨后山林里潮湿的土壤,高耸林木、繁茂树叶的蒸腾作用,这一切都让大气中的水分过于饱满了,他只觉得自己的衣服都紧紧地贴在了自己的皮肤之上,整个人都无法呼吸了。

    现在的情况,羽生是需要好好休息的,最好等自己的身体状况恢复一些之后再前往木叶,只不过……其一,因为先前这里爆发的战斗,卷入战斗的是雷影、火影这样的人物,羽生担心这片区域会有其他来探知情况的忍者存在;其二,他身上仅有的一点干粮食物不足以支撑他在森林之中休息;其三,他根本没有办法确定自己身上的伤势经过休息之后就能够好转,他需要药物以及更进一步的治疗。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只能勉励前行。

    在昨天那种情况下,二代目火影对羽生的施救想来是十分有限的,本身前者就不是那种以精湛的医疗技术闻名的忍者,再者说对一个油尽灯枯之人又能祈求他做到什么程度呢?

    羽生的脑袋昏昏沉沉,他拖着那条受伤的胳膊不断的前行着,尽管还能够勉强辨识着方向,但他不知道的是当他经过了某一片区域之后,一双鹰隼般的眼睛已经盯上了他。

    就如同羽生猜测的那样,这片本该荒无人迹的密林之中,绝不乏不同势力的侦查忍者。

    又过了一个小时的时间,羽生来到了一条溪流的旁边,口渴难耐的他正打算汲取溪水,不想,这时候一个完全陌生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不要动。”

    与此同时,一只锋利的苦无也从身后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情况骤然发生,但羽生知道这个时候无论对方说什么,他只能听什么,于是他举起了自己唯一能动的那只手臂,示意自己绝不敢反抗的心情。

    在溪水的倒影之中,他能看到陌生人的半张脸隐藏在自己的身后,同时瞥见了对方护额上的标志……那说明敌人是来自岩隐的忍者。

    不过护额不足以作为绝对的凭证,对方也有可能是其他村子的忍者伪装成的岩隐忍者。从位置上来说,此时羽生所处的森林位于田之国境内,这是一个夹在土之国、雷之国和火之国三者之间的小国,战争以来这里一直是最为混乱的地带,各方势力犬牙交织,三国的忍者出现在这里都是合情合理的。

    “不要回头,接下来我来问,你来回答……你身上的伤是怎么造成的。”对方冷酷的声音再度响起。

    通过刚刚一路上的观察,这名岩隐的忍者已经确定了眼前这个孩子并非忍者,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但矛盾之处在于,如果他是一个普通人的话,那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身上的伤势又作何解释?

    正因为如此,羽生才被盯上了。

    而相比于昨天二代目火影对待他的态度,眼下这个忍者的态度才更应该是忍者对待普通人的态度——一旦对方忍者判断他无价值或是有威胁的话,他就会被毫不犹豫的杀掉。

    羽生在被挟持的瞬间,也就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于是他毫不迟疑的回答道,“昨天我不小心闯入了忍者之间的战斗,于是就被误伤了,之后战斗的双方同归于尽,而其中有一个人在临死之前让我给他的村子传递情报。”

    非但没有保留,他反倒还倒豆子一般一股脑把事情给吐露了出来,甚至他没有用“传递消息”这样的词汇,而是直接用了“情报”这样更为严肃的说法。

    “情报要传向哪个村子?”

    “木叶。”

    “情报呢?”

    “在这里。”

    然后,羽生小心翼翼的将那张纸条从怀里掏出来,接着以缓慢地动作向后递了过去。

    对方单手接过纸条,而握住苦无的那只手依然稳稳地抵在羽生的脖子上,但紧接着,他又觉得那苦无似乎有那么一瞬间离开了自己的脖子。

    纸条上写着的是简短的暗语,除非是木叶的忍者,而且还得是情报部门的忍者,否则的话根本无法短时间内将其解读出来,因此岩隐的忍者并不知道上面写着的究竟是些什么。

    但至少他能够从眼前这个普通人的身上,得知事情发生的经过,然后借此对情报的内容加以猜测。如果情报是有价值的话,因此身为情报源的羽生也是有价值的,所以他不会被立刻杀掉。

    “慢慢转过头来,有些事情我要确定。”

    “啊?”

    羽生下意识的转头,紧接着一股难以抵御的强大意志就向着他扑面而来了。

    “幻术……”如果他此时还能够开口说话的话,他肯定会这么说。

    “让你传递情报的木叶忍者的身份,你知道吗?”接下来的发问,对方已经没有必要担心羽生会说谎话了。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得到最准确的情报,使用幻术进行讯问是最恰当的方法了。

    “千手扉……”正当羽生在不知不觉之间即将把那个名字吐露出来的时候,他那迷茫的眼神,复又变得清澈了起来。

    几乎在恢复了意识的同时,羽生那条原本遭受重创的手臂,却猛地抬了起来,攥住了对方那只正握着苦无的手掌。

    不能用印的忍者,也就不能用术,控制住忍者的手掌,就能以物理方法将其大半的能力给封印起来。

    “不可能,为什么你能挣脱我的幻术,身为一般人的你……”转瞬之间,形式突变,眼前的忍者根本没有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以查克拉干涉对象五感,即为幻术,而想要破除幻术的话,中术者必须要重新打乱自己查克拉的流动才能做到,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查克拉的基础上的,简而言之连查克拉都不存在的一般人,对幻术应该束手无策才对。

    “在审问的过程之中,你的同伴依然没有现身的话,那就说明你真的是在单独行动了。”不得不说,这样的结论让羽生变得安心了起来。

    这种反应,让敌人嗤笑了起来,哪怕用不明的方法挣脱了幻术,但眼前这个年轻人真的自以为能对付的了经验丰富的忍者吗?下意识的,岩隐的忍者就要怔开羽生的手掌,但紧接着的事情,终于让他惊异了起来——无论他怎么用力,那只手掌依然纹丝不动。

    到了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了羽生身上突然爆发出的查克拉反应。

    顺着羽生那条瘦弱纤细的手臂往上看,可以看到他肩头那空洞的伤口,漆黑而隆起的血管,就像是树根一样自那个伤口蔓延了出来。

    羽生紧咬牙关,用尽全身的力量将那支苦无猛地刺向了对方的心口。他知道,眼下是他能摆脱危险的唯一机会,一旦让敌人挣脱开来,他绝没有任何可能胜过对方。

    而此时他身上爆发出的能量,就连忍者都没有办法抵挡,于是在下一刻,锋利的苦无就刺入了后者的胸腔。

    “你……是……忍者吗?”岩隐忍者的脸上,绝望而又难以置信。

    “先前并不是,但今后或许有这样的就业意向。”

    “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自己还想知道呢……羽生这般想着,却并不回答对方的问题,任由这个忍者带着满身的鲜血扑倒在了地上。

    就在他身中幻术的那一刻,像是受到了某种刺激一样,有一股异样的力量从他的身上爆发了出来,那股力量非但帮助他冲开了幻术,甚至让他有能力刺杀了一位忍者。

    只是这力量来的快,去的也快,这一瞬之后,他的手臂又跟刚刚一样抬不起来了,羽生将视线看向了自己的伤口,他自然注意到了自身发生的异常……似乎,能够与有力量的忍者进行对抗的,只有忍者所使用的力量吧?

    无暇细想,羽生将被敌人拿走的纸条收回来,同时抽回了那只苦无,但当他重新站起来的时候,却发现又有那么一队忍者将他包围了起来。

    就一瞬间劫后余生的喜悦都不肯给予吗?

    羽生不由的苦笑了起来,他真的已经做到自己能做的极限了。

    “不是单独行动的忍者吗,为什么身后还跟着人?”

    这样的疑问羽生根本来不及发出,他就因为耗尽气力和高烧彻底的昏厥了过去。

    只不过昏倒之前,他那模糊的视线唯一没有看到的是,后到来的这一队忍者,头上戴着的是木叶的护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