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被罚关禁闭
作者:杨不二呢      更新:2019-10-10 22:34      字数:2364
    真真叫她有些惊讶,这般荒凉的地方到底有哪里好,值得那么多人称赞,抬头望上看了看。bl书库   wwW.BLSHUkU.com

    见得远处传来一丝丝的光亮,许是有哪位睡不着的仙官。便径直往那走了去,途中却遇着一白衣男仙,面相生的与自己倒还有半分相似。

    便恭恭敬敬道“这位仙官可知晓西天该往哪走?”

    将离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个女孩,想必他就是狐族神女的孩子。出落的当真是美丽,就不知若是得了半分魔灵之力会怎样

    扯了张笑脸道“在下乃九重天计都星君,姑娘且随我来,我带你去西天。”

    荼靡点了点头,这星君生的还真是面善,比方才那司夜星君不知要和蔼上多少。未作他想便跟随在他身后不断的往云彩深处走去。

    身后呼传来小白的声音,荼靡回头瞧了瞧,见着果真是小白来寻自己。转身便往回跑去,拉着小白的手臂,小白道“计都星君近日都在西天听讲,你带荼靡走究竟有何目的!”

    荼靡不可思议的瞧着眼前这个仙官,正如灵仙所说,皮囊生的好的但凡都不是什么好人。随即便愤愤的看着他道“你究竟是谁!”

    将离露出了一丝邪魅的笑容,冷眼瞧着他二人。这只小白蛇居然坏了自己的好事,当年真应该直接灭了蛇族,道“本神好意欲带荼靡仙子回西天,怎得遭来了你们这般误解。”

    荼靡愈发是不相信眼前这个白衣男子了,自己从未与他说过自己的姓名。拉着小白转身便跑,小白亦是加速往西天跑去,方才那人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香薷说过,九重天全是些道貌岸然的仙家,诶。将将那人似乎很是面熟,自己好像什么时候见过那人

    回了西天后,二人摊坐在菩提树下,小白从怀中取出了坛桃花酿。这可是将将特地为了荼靡去青丘取来的,这才去迟了,好在荼靡没有被将将那男子带走。

    荼靡欣喜的接过桃花酿轻轻的闻了闻,这味道当真是香醇得很。难怪都说广白伯伯酿酒的技艺为四界的已一绝,迫不及待的倒了些许出来尝了尝。

    真真是四界的美味,不觉已然被喝了半坛。却被灵仙给抓了个正着,灵仙皱着眉头走来夺过桃花酿道“佛家之地禁酒,你二人为何名知故犯。”

    小白立马躬着身子道“是我去青丘取来的,去荼靡无关。”

    已然喝得面色微红的荼靡摇了摇头,“是我要喝的,与小白无关,你看他一点酒气也没有。”

    灵仙愈发是皱起了眉头,冷着声音道“去藏书阁抄写三日的心经。不到时间不准出来!”

    说罢便夺过所剩的半坛桃花酿挥了挥衣袖对小白道“照顾好她。”随即转身而去。

    往无人之地飞去,这桃花酿的味道自己怎会如此熟悉。好似先前在什么地方一直闻到过,就像初见荼靡和狐族神女一般,总觉着熟悉万分。

    低头看了看这小黄水,狠着心喝下了几口,一点又一点的酸楚之一弥漫至心头。片段式的记忆出现在了脑海之中,万渡宫、猨翼山、香薷、柳华

    为何自己会有这般记忆,随即便扔了桃花酿,开始念起清心咒来,愈念心头愈痛,而后便沉沉的睡去。这是他在西天这么些年唯一一次忆起过往事。

    翌日一早,荼靡醒后揉了揉昏昏沉沉的脑袋,见着小白爬在自己的床塌便。用手指抚了抚他的眉眼,小白恍然睁眼看着她。

    “昨夜灵仙罚我二人去藏书阁抄写三日的心经,我们还是早些去罢。”小白起身理了理白色的袍子,看着荼靡稚气未脱的脸蛋。

    荼靡极不情愿的道“三天啊!灵仙也忒狠心了罢。”

    “佛家之地禁酒,这种出发已然是很轻了。”说罢便拉着荼靡往藏书阁走去。

    香薷依旧在青丘日夜同南星玩乐,今日里霖木长老急匆匆的来青丘将南星带走。看来自己又要无聊上好一阵子了。

    便去往广白处准备看着他如何酿酒,喝了几千年从未见过他酿酒的模样。心下突然涌出一股子的过意不去,便加快了去他住所的步伐。

    见他在屋中悠闲的喝着茶,不禁收回了自己方才那一番过意不去。

    “广白妖主好生悠闲啊。”

    广白放下手中的杯盏道“不敢不敢。”

    “对了,昨夜我的酒窖之中忽然少了坛桃花酿”

    香薷赶忙打断了道“我昨夜可没有来此,南星可作证。”

    “自然不是你。”广白摆了摆手继而又道“是你先前收留的小蛇妖,许是在西天待的有些寡闷。来我处盗酒,下次若被我逮到,我让他尝尝我酿的蛇酒,那也是天地间的一绝。”

    香薷捂嘴笑了一番,这种事情小白大抵是做不出来的。定是荼靡那丫头在怂恿,不过也好,桃花酿飘香十里。想来他们将将打开盖子便会被抓起来,西天对于饮酒的处罚可是颇为严厉的。

    自己竟然愈想愈激动了起来,广白道“你瞧瞧自己还有个做娘亲的样子吗?一把年纪还这般不正经,荼靡与小白就是这样被你给带歪了。”

    香薷无奈的耸了耸肩,“我已然将小白与荼靡送往的灵仙之处,这带歪了便不是我的过错了。”

    “不与你挣这些歪理。”说罢,广白便开始自顾自的饮起茶来,这是南星亲自去昆仑山为他取来的。极为珍贵,就连南星想要讨一口都是难于上青天之事。

    同广白一番又一番的斗了最后,他她才心满意足的离开。临走前又送了广白几袋上好的茶叶,虽不必昆仑山,也是天地间绝无仅有的好东西。

    此刻荼靡正趴在藏书阁的桌子上摇头黄晃脑,整整三日,自己要在这满是霉味的地方待上三日。荼靡想想这头就开始不明所以上疼了起来。

    歪头对小白道“你不无聊吗?这经文又什么可抄的。”

    小白用笔尾敲了敲荼靡的脑袋瓜子,她这般懒惰往后若回了青丘。香薷发现她一事无成,还不知要如何痛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