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堂前燕
作者:顿顿蛋炒饭      更新:2019-09-05 22:04      字数:2503
    “ada,根据调查,夏侯武说的七个人全部没有案底,背景、职业都不一样,都是普通人。bl书库 www.blshuku.com”

    大禹把调查的信息汇报给陆玄心。

    “阿博,这里面会不会有人是高手?”

    陆玄心问赵博,这个案子还是需要赵博多多出力。

    “ada,我查过,只有一个谭敬尧有一些印象,他曾经号称北腿王,但是后来退出这个圈子,玩起了艺术,其他的人我没有什么印象。”

    赵博说道,下一个就该是谭敬尧了,虽然赵博昨天见夏侯武的时候就能够提醒陆玄心,不够考虑到如果自己插手,夏侯武就有可能出不来,还会继续坐监,而他师妹也有可能被封于修给杀了,赵博决定还是先把夏侯武给弄出来再说。

    “这个谭敬尧现在在什么地方?”

    既然有一个人已经确定了,那就先去看看。

    “在艺术馆,他有一个艺术展过几天要开始,他应该在那里做准备。”

    大禹立刻看了一下手头资料说道。

    “好,我们去艺术馆找这个谭敬尧。”

    陆玄心立刻说道,不过她的打算落空了。

    “ada,又有一个案子。”

    这时候有人过来通知陆玄心,这让陆玄心的心里咯噔一下。

    “在什么地方,什么案子?”

    陆玄心立刻问道。

    “在港岛艺术馆,有一位艺术家被人打死,现场有和上一个现场一样的燕形飞镖。”

    来人说道,这让陆玄心心中一凉,还是慢了一步。

    “大家出现场。”

    不管怎么样,现场还是要去的,所有人立刻拿自己的东西起身去现场。

    “阿博,不会这么邪吧,刚想找这个谭敬尧,他就出事了?”

    在车上,大禹说道,刚才陆玄心可是打算去找这个谭敬尧的。

    “别胡说,也许是其他人呢,谭敬尧可是北腿王,怎么可能输呢?”

    高佬说道,毕竟通知只是一个艺术家死了,艺术馆里最不缺的就是艺术家,也许是其他人,只不过高佬也觉得自己这个观点立不住脚。

    “别骗自己了,和上个案子有一样的现场证物,就说明是一个人做的,这个嫌犯上一个打死的可是港澳拳王,这次打死北腿王有什么不可能的,普通的艺术家值得嫌犯出手吗?”

    大禹说道,大家基本上都已经猜到,死者是谭敬尧了。

    “看来要尽快抓到这个嫌犯,要不然还不知道有几个人会死,对了,阿博,嫌犯不会来找你吧。”

    高佬说道,如果这个嫌犯是针对武林高手的话,赵博不也是对方猎杀范围之内吗?

    “我?我这种无名小卒就算了,人家可看不上眼。”

    赵博笑了笑,自己并没有把名声打出去,封于修是不知道自己的,这也让赵博想到了一个好的办法,说不定可以试一试。

    “阿博,你太谦虚了,我敢说,只要那个嫌犯敢来找你,我们这个案子就会破了。”

    大禹对赵博是非常的有信心,从一年多前赵博和大辉的切磋开始,大禹就成了赵博的粉丝了,在警察俱乐部,经常给赵博加油助威。

    “这个可以,回头给ada说一下,我录个挑战视频,说不定能够把嫌犯给勾引出来。”

    赵博说道,他刚才就想到这一点,如果自己挑战封于修,那封于修会不会来找自己呢,赵博觉得这个可能性虽然有,但是不大,封于修不是傻子,怎么可能自投罗网呢,还是只能够自己找机会和封于修单对单了。

    “这个可以有,到时候直接约见在赤柱,嫌犯就省去很多麻烦了。”

    高佬开玩笑,赵博虽然这么说,但是都知道可能性不大,首先这个建议就有被否决的可能。

    来到艺术馆,这里已经被封禁,赵博他们进入艺术馆里,这里到处都是脚架或者散落的物品,应该是为之后的艺术展做准备,而在展厅的中央,是一个摔落在地上的巨大艺术品,这个艺术品是一个骷髅,赵博看了看,实在是看不出这有什么艺术代表,看来自己的目光是欣赏不动这种艺术的。

    在一根巨大的肋骨上,一个穿着白布衫的男子倒在那里,在右侧胸口处插着那只燕子镖,人已经死透了。

    “又是这个燕子镖,这是嫌犯的独门暗器吗?”

    大禹过来打量了一下说道。

    “不是,这叫堂前燕,取自‘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在清朝的时候,各路高手都去京城争夺武状元,输了的人就可以得到兵部尚书赏赐的一只堂前燕,我们看到的这个是一个仿制品,如果是真的,那会是精雕细琢,银铅合制的,是古董。”

    赵博说道,这玩意就是封于修自己做的,远比不上兵部尚书赏赐的。

    “阿博,继续说。”

    陆玄心也停止了对尸体的查看,想要听听这个堂前燕的故事。

    “好的,ada,这个堂前燕就是当年的安慰奖,同时也有朝廷的两个意思,一方面是慰劳练武人士的辛苦,而另外一方面就是告诫这些武林中人,你们一介武夫,就算是功夫再好也没有用,只不过是帝王屋檐下的一只燕子。”

    赵博继续给其他人讲了讲这个堂前燕的故事。

    “那现在岂不是成了嫌犯给死者颁发的安慰奖。”

    高佬说道,鲨鱼恩有一个这样的堂前燕,现在谭敬尧也有这样的堂前燕,不是摆明了嘲笑他们输家的身份。

    “这可不是安慰奖,这是羞辱,或者只是嫌犯的一个代表,不管怎么说,这个嫌犯确实会继续杀人下去的。”

    赵博说道,真不知道封于修为什么要用堂前燕,难道仅仅是来表示输家身份吗?

    “你们继续在这里勘查现场,阿博,你和我去赤柱。”

    陆玄心觉得,应该和夏侯武谈谈了。

    和陆玄心再次来到赤柱,经过繁琐的手续,这次直接在牢房里见夏侯武,夏侯武正戴着副眼镜看书,看起来很平静。

    “谭敬尧死了!”

    陆玄心见到夏侯武之后直接说道。

    “是不是被人用脚踢死的?”

    夏侯武问道,他现在倒是稳坐钓鱼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