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三章自相残杀
作者:初·十三      更新:2020-02-14 16:44      字数:3489
       任谁看见萧冉这样打扫战场,也会和邱先生一样生出萧冉过贪的想法。精彩bl小说,尽在bl书库,blshuku.com!可萧冉却觉得自己就该这么做,不这么做就对不起忽利台,也对不起金銮王朝。

       因为萧冉发现,北狄军的甲胄和王朝军队的甲胄毫无二样,萧冉就觉得这些甲胄自己的士卒也很需要。所以,不但要趴下那些北狄兵的甲胄,就连靴子也要趴下来。

       那些北狄兵也有没被杀死的,并州军士卒看到跪在地上求饶的北狄兵,就让他们自己把甲胄脱下来,省的自己费力动手杀他。于是,那些没被杀死的北狄兵便乖乖地把自己扒的只剩下贴身的衣服。

       萧冉知道此事后,就觉得那些并州士卒这样做很好。这样做可谓一举两得,这些没了甲胄马靴的北狄兵不但无法再次上马打仗,无形中还成了北狄军的负担。

       这些人回去后总要吃粮吧?没了衣服甲胄他们就要取暖吧?这取暖就要生火吧?生火……

       萧冉再次看向壶关城。夜幕将要降临,远远看去,壶关城那里看上去是那样的安静。城墙上有火把摇曳,从这里看过去就如鬼火一般。

       萧冉收回目光,看到自己身边除了那些府军,大队士卒都已经走过去了,就说了声“走”,然后便打马尾随在大队后面。

       今夜该是没有月色的。萧冉在心里说道。

       为了等这个一月中最为黑暗的一夜,萧冉可是废了不少事。先是故意拖延时间,怕忽利台起疑,还主动求战。他这样做,无非就是等边军骑军赶过来。

       好在高将军带着边军及时赶到了,倒是帮了自己的大忙。一路想着,大队人马便慢慢进到山中,也隐入夜色里。

       壶关城里,忽利台十分恼火。如果是在西胡草原上,从来不轻易杀牧羊奴的忽利台,就要杀那些他觉得已经没用了的牧羊奴了。

       可这是在壶关城,这里除了北狄兵就是那些随他翻越雪山去了北狄的胡人。最后,他实在找不到发火的对象,便把那些没了衣甲坐骑,光着脚丫子的北狄兵挨个抽了一顿鞭子。

       可怜这些家伙,没死在并州军的手里,却差点被这个西胡将军打死。等他们都聚在一处屋子里时,便开始用最恶毒的话诅咒那个忽利台和他手下的那些胡人。

       有的狄兵说,若不是接连听到两次截然相反的号令声,这两千人的骑兵大队怎么会败的连衣甲也被人拿了去?

       这人一这么说,其他人也接着说道“对呀,对呀,打了败仗是因为号令不对,怎么会怪我们不力战呢?这胡人生吃人肉,也就拿我们不当人。”

       他们七嘴八舌的说着,就忘了隔墙有耳这句话。没过多久,正在烤火的这些狄兵就被忽利台派来的人一块赶到了院子里。

       已是半夜时分,那些没了甲胄马靴的狄兵就是因为冻的睡不着才聚在一起烤火,现在被人赶到了院子里,那滋味就不好受了。

       忽利台没有亲自来,他派了一名手下过来。忽利台派谁来也不要紧,可他派来的这名手下是跟着他爬过雪山的心腹,自然也是一个胡人。

       这名胡人看着这些冻的缩成一团,却又抖动不止的狄兵,就在心里想着,也不用费力气抽他们了,就这样冻他们一夜就好。

       所以,这胡人既不说话,也不动手打人,只是裹紧了皮袍看着那些狄兵。

       他这样干那些狄兵可受不了啊!他们一个个冻的此时连身上的鞭伤也不觉得疼了,只是哼哼唧唧的连哈气带抽鼻子,看上去便是可笑。

       最后,终于有个狄兵受不住了,对着那胡人说道“你们胡人都没有长心吗?我们只穿着这点,怎会受了这冻?”

       那胡人听了也不生气,还笑着说道“我听说你们狄人很是抗冻,天越冷你们越会打仗,怎么只这会就受不了了?”

       这些狄兵一听就火了,纷纷嚷道“你这个傻狍子养的,这样说话是不想活了吗?”

       这胡人也真是傻狍子养的,平时仰仗忽利台跋扈惯了,看到那些狄兵已经发火了不但不消停些,反而冲着他们喊道“喊什么?你们喊什么?难道想造反吗?”

       本就被冻的有些迷糊了的那些狄兵一听造反两字,顿时就喊道“造反又怎的?受你的气还不如反了呢?”

       这一喊,事情就大了。那胡人立即喊道“他们要造反,给我杀了他们。”

       那胡人带来的手下,有西胡人,也有北狄兵,他这样一喊,那些胡人就纷纷举刀冲了上去,而那些北狄兵却有些犹豫。

       那胡人见了,举刀指着那些北狄兵喊道“你等也想造反吗?”

       那些北狄兵相互看了一眼,那意思却像是造反不造反两说着,先杀了这个傻狍子养的再说。

       那胡人在他们的眼神里看出事情不妙,便先下手为强,挥刀向一名北狄兵砍去……

       就这样,在这个院子里为数不多的十几名胡人和几十名北狄兵打了起来。

       就在他们厮打在一处的时候,就听见院子外面有人喊道“胡人杀狄人了……”

       早先听到这里有喊叫声的巡逻兵正向这里跑来,听到这喊声后,不由得加快了速度。可当他们刚刚转过街角,正想冲进那处院子里时,就看见一名只穿着贴身衣服的北狄兵跑了出来。而他身后,正跟着一个拿刀的胡人。

       “胡人杀人了!”那名北狄兵看到巡逻兵便喊道。

       那些巡逻兵本就对军中为数不多、但是十分嚣张跋扈的胡人有意见,现在亲眼看到他们杀人,哪里还会多想,抽出腰刀就冲了上来。

       可没曾想就在此时,突然从黑暗处冲出一人来。不等那些人看清楚这人是狄人还是胡人,那人已经手起一刀就把为首的那位巡逻兵杀了。

       杀死那个巡逻兵的时候,这人还喊道“老子就杀你了”。

       这话是用西胡语言说出来的。

       这下,不但北狄兵愣了,就连那个胡人也愣了。可也就是愣了那么一霎那,这些人就挥刀打起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