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污蔑!
作者:肉丸      更新:2019-11-09 09:45      字数:2600
    “我看谁敢!”

    不等那些武者出手,钟意浓先一步站在了唐锐面前。bl书库 www.blshuku.com

    然后,清冷的目光直落在钟正南身上。

    “你叫我回来,就是为了抓人?”

    “我怎么会有你这样卑鄙的父亲!”

    “放他走,不然我会让你后悔,让你们所有人都后悔!”

    钟意浓从未像现在这样愤怒。

    哪怕钟甜被视作身患怪病的丧门星,她也只是咽下怨气,带着钟甜出逃。

    可现在,她连杀人的心思都有。

    “意浓,你别冲动。”

    江仙芝吓了一跳,端庄的脸色稍显局促,语速也加快许多,“正南,我知道你不喜欢意浓自由恋爱,但孩子已经做了选择,咱们就先坐下来,看一看小锐的情况不行吗?”

    近来,她接手钟、白两座家族的合作,在钟正南面前受宠不少,所以她觉得这番话多少会有些作用。

    但当她看到钟正南无比锐利的目光,她才知道她错了。

    她还不能像赵金雀那样,去左右钟正南的想法。

    “把你的女儿拉开。”

    钟正南的口吻中带着嫌恶,“没人管教的东西,竟然引狼入室,等处置了这个色胚,我会再来定你女儿的罪。”

    江仙芝面容为难,一时不知该怎么做。

    钟意浓则是更加的不卑不亢:“什么色胚,唐锐他是云海市最炙手可热的绝世天骄,你说话最好注意一点!”

    “天骄?”

    钟正南目光彻底冷了下来,“他犯了奸淫之罪,就算是天骄,我也要把他打成废物!”

    话语越发凌厉,也越发离谱。

    饶是唐锐尽量保持着好脾气,此时也不禁皱起眉头。

    而下一刻,那些武者皆一涌而上。

    只是他们与唐锐之间,还有不小的距离。

    砰砰砰!

    一阵密集如鼓的打斗声,所有武者俱都退后数米,手脚皆颤,唐锐反而面不改色,两只脚在地面分毫未动。

    接着,唐锐淡淡看向钟正南:“钟叔叔,现在是什么年代了,您还有这种老顽固思想,且不说我与意浓没什么,哪怕真有什么,我们也是两情相悦,谈不上任何罪过。”

    “不撞南墙不回头。”

    对于唐锐表现出的实力,钟正南没有丝毫反应,冷冷抛落声音,“废掉听觉。”

    唐锐目光一寒。

    同时也有些不解,拿人就拿人,专门废他的听觉是什么意思?

    紧接着,就见到那些武者取出两枚长针,毫不犹豫,对着耳孔戳了进去。

    噗。

    他们的耳膜在同时间爆掉,鲜血倒流而出。

    唐锐的脸色更加难看。

    这也太残暴了,而且,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

    钟正南却没有半分反应,转眸看了赵金雀母女一眼:“给他们一个痛快。”

    只见赵金雀迅速收起冷笑,脸色一转,竟换了一副委屈哀怨之色。

    当场就哭出声来:“正南,你把人拿了就是,怎么还要在我的伤口上再撒一遍盐!”

    “金雀姐姐,你别难过,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江仙芝面露不解,按理说,唐锐与钟意浓即便真做了男女之事,她这个亲妈还没说什么,赵金雀一个四房太太,没必要表现出这副模样吧?

    “还不是怪你女儿,找了这么个人面兽心的家伙!”

    钟琪琪搀扶着赵金雀,同样是以泪洗面,“上次我跟母亲去云海看望他们,非但没受到什么礼遇,反而被这个混蛋言语侮辱,更可怕的是,当我们想要逃离,这混蛋竟然追上来,妄想对我母亲实施兽行,要不是我和钟发师父拼到修为被废,我们都要落入魔爪了!”

    话音落下,不啻于在客厅中落下几道惊雷。

    江仙芝与金姨双双怔住。

    钟意浓则更加怒火倍至:“你少在这血口喷人,你和钟发是在饭店中被废掉修为,完全不是你说的那样!”

    “你全被这小子骗了,又能知道什么!”

    钟琪琪不甘示弱回击,“而且,我妈是钟家四房太太,身份尊贵,会搭上一生的名誉,来污蔑他一个穷小子吗!”

    钟意浓还想反驳,却被唐锐轻轻拉住。

    只见唐锐目露玩味,轻声说道:“你们当然会,因为你们知道,即便用这种事来污蔑我,也不会有人把这些丑名传出去,五房的仙芝阿姨不会,意浓不屑于做这些小人行径,而这些有可能多嘴的家丁武者,也都受这个暴君指令,选择自毁双耳,根本听不见这些对话,至于我,会直接被你们灭口,我说的对吗,四太太?”

    在钟琪琪往他身上泼脏水的时候,他就已经把这一切都理清楚了。

    这个四房太太,不简单那!

    “什么乱七八糟的。”

    听闻这些话,钟琪琪露出一抹慌乱,然后又强行镇定,“你再会诡辩也没用,当时我们回到钟家,身上还带着你留下的痕迹,包括胸前,领口这些隐秘部位,这些父亲都是看过了的,铁证如山,你懂不懂!”

    唐锐笑着耸了耸肩,突然看向最边缘的钟发:“你帮四太太做这些伪证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事情会有败露的一天?”

    钟意浓眉眼顿时一怔。

    不太明白唐锐为什么会把话题转移到钟发身上,难道指望他这个赵金雀的爪牙,来还原当初的真相?

    这时候,钟发的嘴角牵扯几下,振声开口:“你少在这里乱咬人,当日是我堵上一切救下四太太,这些四太太都可以为我证明。”

    “是吗?”

    唐锐目光一寒,“那你怎么解释,你至少有两年的淋病病史,而四太太,也在十几天前,得了同样的淋病。”

    诚然,赵金雀这一番污蔑的手段狠辣至极,但也并非没有破绽,而且,还是他们自己留下来的。

    早在钟琪琪颠倒是非时,唐锐就读取到了这一切。

    “我们三人,谁身上携带病毒,一验便知。”

    唐锐背负双手,“钟叔叔,我想您身位家主,不会连一个申冤的机会都不给吧。”

    钟正南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不过视线,已经从唐锐身上转移到赵金雀和钟发方向。

    因为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赵金雀在听闻淋病二字的时候,脸色明显的慌了。

    这说明,心里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