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死亡现场
作者:北分部记录着      更新:2019-08-15 01:40      字数:4406
    这是犯罪现场,如果能证明这是一场谋杀,一个完整的法医扫描可以取得索菲亚的指纹、鞋印,获得索菲亚来过犯罪现场的证据。精彩bl小说,尽在bl书库,blshuku.com!索菲亚可能会污染犯罪现场,掩盖关于真正凶手的证据,使凶手更难在再次作战之前找到,但也有好处,索菲亚当了好几年监察人,比我多了好几年调查超自然事件的经验,而且她是代表议会的监察人,更不容易被凶手袭击,监察人的剑就像监察人一样著名。

    玛丽看了看我。“这里的一切都可能会造成生命的损失。”她说。

    我向玛丽点点头,朝门口走去。两个医务人员眨着眼睛看着我,玛丽摆手,让他们把尸体抬出去。

    我不喜欢看尸体。自从凡赛希带着我去看那个被咬烂的尸体后,我就再也没有回到过那个地方,这是一个看起来不愉快的地方,这是我噩梦中经常出现的地方之一。有很多事情都比被一个长得向非洲狮的怪物追杀要有趣,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我有更好的事情去做,而不是重温那样的场景。但当我到那里的时候,把车停好,朝门口走去,情况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糟,我犹豫了一下,走了进去。

    索菲亚在里面等我,她坐在走廊长椅上,用拳头拖着脸,看到我进来,她挑眉。她那头短发上戴着一顶小熊队的棒球帽,和黑皮衣很不搭配。

    “嗨,卡斯,你来参观太平间吗?”

    “索菲亚,你怎么会来?”

    “我的辖区。”她说,“我回来了,这里的超自然事件是要我管的。”

    坐在案头的警卫正在等我,但不是索菲亚,他告诉她还得等一等,我说过我也要等,直到法医证实了她。

    “你从石桌那里回来后,你似乎变了一个人,你怎么了?”

    索菲亚浅浅的笑了一下,这真不像她,她从来没有这样温柔的笑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思,一个秘密。”

    “我不问了。”

    列比斯看上去闷闷不乐,因为他用力在对讲机号码上按,然后对着电话咆哮着。他打开门,索菲亚和我继续往前走。

    “早知道就走正门了。”

    十一月的下旬并不是法医研究所的参观旺季,而且很少有人会参观这种地方,这里就是一个换个名称的停尸房。在门厅里,我只看到几个观光者,保安人员很明显,穿着标准的棕色制服的人,还有一个人比较显眼,头发半白,穿着一件看起来舒适的黑色西装,很像特工。这个人站在一个不是很明显的门旁边,正和几个我不认识的便衣警察谈话,我只能看出他们是便衣警察,但不确定是不是联邦警察,他们看起来像州警察。

    我假装在观光,然后慢慢朝那三个人靠近,一直到可以偷听到他们在说什么为止。

    “这太奇怪了。”年长的保安说。

    “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相对年长的便衣警察说,“现在谁都说不好,等结果出来了就好了。”

    年轻的警察看起来严重超重了,他有着一头清蒸胡萝卜颜色的短发。“你们以前遇到过这种情况吗?”

    “没有,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巴特比斯的工作确实算不上多体面,但也不错了,应该没理由自杀。”

    “你是否知道任何可能与巴特比斯先生有过争吵的人。”

    保安摇摇头。“我想不出这样的人,没人会喜欢他,但我也不知道有谁讨厌他到要杀他的地步。”

    “他在这里跟什么人共事吗?”

    “他有两个助手,一男一女,都很年轻,我猜应该是研究生。”

    “他们是情侣吗?”年轻警察问道。

    “这个我倒没看出来。”

    “名字呢?”

    “这我记不清了,只知道那个女孩好像是叫玛姬,对,玛格丽特·纳尔逊。”

    “有记录没事?”

    “没有。”保安肯定的说。

    “你认识巴特比斯多久了?”

    “大概有两个月了,他是个临时借来的,预计几天后就要离开。”

    “意外时常发生,这就是我没有失业的原因。”年轻警察说,手也没闲着。

    “那就这样了,我们问晚了。”年长的警察说。

    “既然你们那样说的话,就结束了,老板希望尽快把这个地方清理干净,已经好几个小时了,还不能把尸体搬走吗?”

    “不能,等侦查人员完成现场取证才行。”

    “还要多久才好?”保安问。

    年长警察的对讲机响了。“我问一下。”他从皮带上把对讲机取下来,跟对方说了几句。“他们现在鉴证科还需要几个小时才能结束对房间的搜查取证,然后还有你们的工作人员验尸。但是在那之前,恐怕还得关闭通往案发现场的入口。”

    “那条走廊后面还有一票各部门的高级工作人员呢。”保安抗议道。

    “我相信他们一定会尽快结束手上的事情的,先生。”警察的语气不容争辩。

    “我会试着跟老板说。”保安叹口气。“你能跟我一起去向他解释吗?”

    “很乐意。”警察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带路吧。”两个警察和保安迈开一大步,一起走了,大概是去某个有独立办公室、接待员、对隔离犯罪现场的重要性抱有固执得厉害的偏激态度的家伙谈话去了。

    我咬着嘴唇,原本我很确定警察们是在讨论我那件谋杀案,但后来发现不是,我觉得这件谋杀案与我那件之间有联系。如果新的线索位于谋杀案现场,就会被完全隔离起来,鉴证科可能会花上好几个小时,甚至好几天时间来搜查房间寻找

    证据。如果我想要四处查看,就得赶快行动了,我现在没什么魔法能力,不能隐身,索菲亚能隐身,但是她不像那种能找到重点的人。

    根据警察所说的话,鉴证科的人还没有到,从门外的警车来看,警察没有聘请民间机构。两个警察和保安在一起,那就是说犯罪现场最多只可能有一个侦察人员,我可能有机会靠近去看看。两秒钟之内,我就做出了决定,然后我就发现索菲亚不见了,保安和警察走出视线范围了,索菲亚也在视线范围之外。

    “索菲亚,你去哪了?”

    “我想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了。”索菲亚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

    “什么问题?”

    “在楼上你发现我了。”

    “出在哪里?”我问。

    “声音,那破地板一踩就响。”

    “还有你的皮衣一股橡胶味,加上奇怪的香水。”

    索菲亚低头闻了几下皮衣。“是该换了。”

    我路过那个难以区别的门口,往里面看看,走下一段楼梯,进入到仅供内部员工进入的普通而低调的走廊里。我经过一个有冰箱、柜台、咖啡机的小区域,拿了一杯咖啡、一块巧克力、一份报纸和一个被遗忘在角落的螺旋形笔记本。我把这些东西全都抱在手上,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像个正在往自己办公室走的学者,但索菲亚在身边破坏了我的表演。

    “索菲亚,隐身。”

    她念了咒语,然后一阵银光闪过,消失不见。

    我完全不知道自己正在往哪里走,但我努力装作知道的样子,如果我活过了明年万圣节,我要去影视界发展一下,我在感受能量残余。我选择着交叉路口,每次都向右转,我装上了几条绝路,然后原路返回,我尽量认清楚自己的方向,法医研究所地下的复杂隧道和走廊足以轻松的吞下一支小型军队,我不可能迷路。

    我费了十分钟时间终于找到地方了,在转下大厅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一种让我不自在的沉重,我找到了能量的残余,正中间是谋杀案现场。我听到了脚步声,赶紧躲到一边定型不动,两个穿西装的警察走进了,低声的讨论着出去吸烟最短的路径,他们自天亮之前就已经和尸体待在一起,拍照片,进行现场取证,两个人听起来心情都不怎么样。

    “考尔,你在哪?”其中一个对着对讲机说。

    “在和那个管理人员谈话。”考尔从楼上回答。

    “你还有多久才能下来看守现场?”

    “在给我几分钟。”

    “该死的,克莱瓦,你是故意的。”

    “别说我的名字,我的名字比较有特点,不像你那样大众化。”克莱瓦说,然后把对讲机关掉。

    “穿着这身让人窒息的西装就够让人烦了,还要听着那老

    家伙唠叨,上次菲尔特怎么不炸死他?我已经做完了,在他慢慢的爬下来之前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了。走吧,沉默者二号。”

    另一个点点头表示同意,他们离开了。

    “你看出来了吗?他们是克莱瓦和沉默者。”索菲亚的声音从我身边传来。

    “没看出来,但我听到了考尔。”

    “还活着呢?天灾比密云团还顽强。”

    我把我那堆道具放到一边,除了巧克力,巧克力可以先放在水里。我从隔离带下面钻进走廊,每隔几步就有一间办公室,不过门圈关着。走廊的尽头有扇门是开着的,灯也是亮着的。也许我只有几分钟的时间了,如果我想要查出任何东西,就只能把握现在了,我就冲了进去。

    “联邦探员,不许动。”我说。

    “里面没有人,你这是对谁说呀?”索菲亚问。

    “没人我才说。”

    房间里面已经没有尸体了,但在我眼睛看到什么之前,我就闻到了房间里充满了死亡的气息,这是一种很难捉摸的气味,是附在附在其他气味上的附加气味,而不是单独明确的一种。空气中有血液厚重甜腻的气味,混合着让人快要昏迷的腐臭,还有长期待在地下旧物发霉的气味,以及几丝可能是什么化学熏香的香气。死亡的气味和这些混在一起,这是一种刺鼻、让人失去勇气、令我感到不安、介于烧焦的肥肉和廉价的氨水清洁剂的气味,我的胃难受的蠕动着,黑魔法逐渐增强的感应没能帮助我保持平静。

    这件帮手还挺大的,书架和档案柜顺着墙排开,房间正中间是围成半圈的沙发,一个较小的冰箱立在角落里,旁边是个旧皮椅和一个小咖啡桌,桌上摆着基本上全空的中餐外卖盒和一台就笔记本电脑。书架上全是书和纸盒,办公桌上堆着书、笔记本、文件夹,以及一些私人用品——一只别致的咖啡杯、几个相框、一套茶几和一些近期的畅销小说。每样东西上都溅满了血和黑魔法。

    血已经干掉了,大部分不是红黑色就是深褐色,门口和最近的办公室之间有一大滩已经干成了泥状。尸体被抬起的地方标注有一条明显的、差不多是直的线,很可能是沿着尸体的外套画的,血滴溅得墙面、办公室、照片、小说、别致的水杯上到处都是。

    我讨厌血,作为装饰材料,血很难让人喜欢,而且气味也很恐怖。我的胃有开始翻搅了,我拼命把从便利店抓来吞下来的巧克力往下压,闭上眼睛后又睁开去看。避免这种场景再次发生的唯一方法就是看着它,查清楚是谁干的,然后阻止凶手再次犯案。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堕落节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