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6、什么时候跟我回趟家呗
作者:最上之域      更新:2020-03-26 11:20      字数:4931
       张慕大喊冤枉“十一块一杯的奶茶,所有原料加起来才不过三块钱,还不够便宜啊

       你老爸已经是茶叶厂的厂长了,你去问问他,他出厂价是多少,总公司有没有坑你”

       鲁末末不以为然“我老爸是厂长又不是董事长,那茶叶收来多少钱一斤,被你们整一下又是多少钱一斤,那么多茶农加起来也没有加工厂的利润多,全被你这个黑心商人给赚走了。bl书库 www.blshuku.com”

       张慕是真叫屈了“末末啊,我们那儿的条件你是知道的,开这个厂的固定资产投资得比其他地方多一倍,道路运输条件又那么差,如果不是奶茶店在后面撑着,这样的茶厂谁撑得住

       至于利润多少,你老爸是有25个点的干股的,你问他去年赚了多少钱”

       鲁末末嘻嘻地笑了“我老爸去年乐的不行,一个劲的夸你的好,说他几十年赚的钱没有去年年底的分红多,还问我什么时候带你回家小慕,什么时候跟我回趟家呗”

       张慕直摇头“以前还敢去,自从你上次说过以后,打死我也不敢去了,怪不得你爸妈对我这么热情,我还以为是你们苗寨人特别好客呢,现在我一想起来就脸红,哪里还有脸再去见你爸就感觉我偷了你家的东西一样。”

       鲁末末乐不可支“我老爸现在肯定可劲的想让你去偷,然后把我一起带走,再早点抱外孙,完成他的人生大规划。”

       张慕话锋一转道“说起来,罗家涛去过你家没”

       鲁末末哼了一声“他那种公子哥,怎么受得了那种地方你别跟我提他,说起来我就牙痒痒,我就知道你跟他之间藏着什么秘密,问他居然还敢说没有,现在我知道了,看我以后还会不会理他”

       张慕连忙道歉“末末、末末、你消消火,这事不怪人家罗家涛,非要怪,那也得是怪我,人家堂堂上市公司少掌门,来赔我玩这种游戏,已经很屈尊了,你就别再怪他了。”

       鲁末末不以为然“有什么好屈尊的他不是喊你小叔吗替小叔做点事,有啥丢脸的,下次我让他喊我婶婶,看他的脸能绿成啥样。”

       张慕哭笑不得,在心里想,如果鲁末末真逼着罗家涛喊婶婶,那罗家涛的脸一定绿得跟菠菜似的了。

       鲁末末道“小慕,我老家你不去,那我新买的房子你可以参观参观嘛”

       张慕高兴了“可以啊末末,这工作没几年,房子都买好了,小富婆了啊”

       鲁末末啐了他一口“有钱什么啊买房子的钱,我才出了一小半,还有一大半是薇薇出的,就连心怡也赞助了一些,不过心怡的钱,我以后会还给她的。

       我真没想到我居然没有薇薇有钱,这也太坑了,说出来就丢人,而且,幸亏去年开了个奶茶店,光靠工资,猴年马月才能买的起房。

       现在这个房价简直一天一个价,今年年初我买房实在是太及时了,现在就我们那个小区,房价涨了快一千了,杨木的一般职工,三年的工资也赶不上这涨价的钱,太疯了。”

       张慕道“现在房价是涨的凶,不过这也是市场的需要,拉动内需吗

       我在烟雨湖有个项目,按小区逐个地块推进,每期基本上按前一期上涨15到20个点,就这个价格,也是一抢而空,不瞒你说,一个购房的号码转手可以换5万块钱。

       我们这些股东现在是担心啊,这样下去,我们跟当地政府原来约定的税收协议肯定执行不下去,我们得做好补一笔税的准备。

       上次股东会议决定,每个股东都要多消费一些,摊到我名下,得买三四两豪车,你缺车不到时候送你一辆。”

       鲁末末又惊又喜“小慕,你要送我车”

       张慕点点头“嗯哪,上次我去甬市,开了一辆悍马过去,后来留给了严唯一了,也算是赔了那几个月我给他惹的麻烦。

       你怪我一声不吭把你拉下搞失踪,我也送你一辆车,算是向你赔罪。”

       鲁末末愣了愣“你怎么拿我跟严唯一比”

       张慕眉毛一扬“你们都是我少年开始一直走到今天的好伙伴,不是一样吗”

       鲁末末白了他一眼“算了,不跟你争,我只问你,我的新房子,你到底去不去”

       张慕小心翼翼地道“我第一次去你宿舍的时候,你就把我给赶了出来,连家也不敢进,这一次你确认肯让我进门”

       鲁末末的脸刷一下就红了,她举起手边擦嘴的小方巾,直接就砸到张慕的脸上“小慕,骂人不骂娘,揭人不揭短,我误会了你一次而已,你有必要记那么牢吗”

       张慕嘿嘿傻笑“末末,你误会我,好象不止一次吧”

       鲁末末这下更窘了,她看看手边,汤汤水水的没东西可以扔,于是跳起来,跑到对面对着张慕一阵“拳打脚踢”,等她定睛一看,自己砸在张慕脸上的小毛巾上还有点口红印,这下她更窘,拿起毛巾,蹭蹭地坐回自己原来的座位。

       张慕意味深长地道“我现在终于确信,这么多年来你一直在装淑女,你和薇薇果然是两姐妹”

       鲁末末差点又想跑过去咬他两口,不过终于忍住了,气呼呼地道“你会打架,我打不过你,只好装淑女,行了吧”

       张慕哈哈一笑“这样的态度好,真性情,以后你如果跟罗家涛在一起了,我也就不怕你吃亏了。”

       鲁末末鼻子一缩“谁要嫁给他了我和你之间还有个仪式没完成呢没完成之前,我谁也不嫁,你一辈子不跟我完成,我一辈子不嫁”

       张慕苦了脸“末末,你还记得这事啊”

       鲁末末正色道“当然,这是大事,关乎传统、关乎信仰、关乎爱情、关乎誓言、不可违背,也不可更改。”

       她看着愁眉苦脸的张慕“要不你娶了我,要不你跟我把仪式办了,反正我赖定你了,你知道我脾气又多拗的,你可以试试看怎么样把我甩掉”

       张慕的脸色更黑了,他得确是知道鲁末末的脾气的,你可以把她打倒了,打垮了,打残了,打死了,但是你没有办法改变她,也没有办法让她认错,她只要还能挣眼,就会瞪着你,瞪着你,跟你死扛到底。

       看着张慕的样子,鲁末末乐了“小慕,千娇百媚的女孩子放在你面前,而且还是深有感情基础的,你居然不要,你是不是不行啊”

       张慕像被野兽咬了一口“末末你,什么时候变成一个女那什么了,我告诉你,你可别过分,小心你自己吃亏。”

       鲁末末吃吃的笑着“到底行不行啊要不要我给你治治,我们苗家医术可好了,保证妙手回春”

       张慕感觉自己额头的冷汗快要掉下来了,他赶紧转移话题“对了对了,你刚才不是要跟我说一件什么样的好事吗”

       鲁末末双手往胸前一抱“你不告诉我要给我什么惊喜,我也不告诉你,这叫各守其妙,等价交换。”

       张慕引诱道“我送你一辆奥迪的q7,你把秘密告诉我吧”

       鲁末末闭着眼睛摇摇头“车子我大不了不要,别想探听我的秘密。”

       张慕只好放弃“行行行,我的鲁大小姐,车子过几天我就给你开过来,只是上面挂着的是公司牌照,你先开几年,以后再过户给你,既是我向你赔礼,也是祝贺你购得新居,以后你开这车去与罗家涛见面,也不丢脸,咱娘家人不差钱”

       鲁末末嗔道“小慕,你怎么回事,今天怎么老罗家涛,罗家涛的,好像我跟他很熟似的,大家也就是聊聊电话、qq什么的,都没怎么见过面,怎么可能谈婚论嫁。”

       张慕眼角一眨“末末,假如说,罗家涛的父亲真的同样拿他们所持的北川的股份的一半作为贺礼来向你求婚,你会同意不”

       鲁末末对这个话题没有半点兴趣“一是以罗家这种商人的性格,断不可能会有这种决定的,天方夜谭才会这么写,二是我想嫁给爱情,而不是嫁给股票,所以这种事情,不探讨,没啥好聊的。”

       张慕笑了,而且从心底里开始笑了,他已经可以相信,鲁末末不讨厌罗家涛,只是她如她自己所说,天性慢热,反射弧太长了,所以她不习惯跟陌生人接触,而且她一直没有走出唐佳所带来的阴影,以至于再也不敢恋爱。

       希望这一次罗家涛的举动能改变她的这些想法,给她一个的未来。

       他似乎自言自语道“虽然罗家涛也罢、闵靖元也罢,还有那个你以前见过的忠程公司的少掌门秦晚松也罢,虽然都有点花花公子的作风,可是严格算起来,在他们那一批人中,还算不错,不然我也不会和他成为朋友。

       其实每个人都有两面,一面是原始的纯真,一面是被现实引诱和改变的世故,就像我,你说我原来是个喜欢用拳头解决问题的愣头青,可是现在还不是在想着怎么给人设计挖坑把人埋下去吗

       再跟你说一说那个秦晚松,你肯定想不到他大学时候的梦想是组一个乐队,还迷上了一个唱歌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