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是人都有软肋
作者:鱼歌      更新:2018-11-22 23:19      字数:2513
    第162章  是人都有软肋

    野狼特战队总部。bl书库 www.blshuku.com

    这天,阳光明媚,春风徐徐,蝴蝶谷的操场上,七个嫌疑犯在指定的地点晒太阳。

    凡是被送到蝴蝶谷的囚犯,都是罪大恶极且还没有结案的重要嫌疑犯,每一个嫌疑犯都戴着沉重的手铐脚链,每一个嫌疑犯身后都各有两名持枪战士看守。

    如今,这一点温暖的阳光成了他们余生当中唯一的奢侈品。

    沙坤坐在轮椅上,整个人瘦骨嶙峋,像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的已经到了弥留之际的老人。

    沙坤曾经也是战场上的枭雄,缅甸、越南都有他的“一足之地”,甚至在广袤的非洲草原上,也有他不菲的“功绩”。

    而如今,落到了顾城骁的手里,他也只能生不如死地活着。

    他是国际通缉犯,涉及的罪名有贩毒,走私军火,洗黑钱,拐卖妇女儿童等等,每一项单拎出来都可以判死罪。

    他被捕之后,缅甸警方就曾多次要求将他引渡回国,他在缅甸境内所犯的不单单是贩毒罪,还有战争罪和反和平罪,条条死罪。

    沙坤呆滞的眼神望着一间囚室的窗户,那里面,关着他的老伙计——黑爷。

    其实黑爷只是替人卖命,犯的罪也都认下了,没有必要留在这里,可是,因为他是艾滋病毒的携带者,监狱不收他,因为他是重要嫌疑犯,医院也不收他,只能滞留在此。

    黑爷一整天都不会说一句话,有时候送去的饭都不吃,但医生开的药他还是会吃,毕竟,人都畏惧病痛和死亡。

    外面响起了汽车的声音,然后,院门打开,顾城骁带着几个人从外面进来。

    他们穿着军装,身形高大,面庞冷毅,特别是为首的顾城骁,一进来,连周围的气温都下降了好几度。

    坐在轮椅上的沙坤,远远地看到了顾城骁,他的身体因为本能的害怕而不受控制地打起了颤,颤得整个轮椅都在抖。

    顾城骁只是轻瞟了他一眼,便走进了大楼。

    其实,两边相隔很远,中间还有铁栏相隔,但沙坤对顾城骁的惧怕,已经深到了骨子里。

    “什么味儿这么臊?”

    “喏,坐轮椅那位尿了。”

    “吓尿了?”

    “哈哈哈哈。”

    几个嫌疑犯之间响起了一阵小喧哗。

    “都别吵,安静点。”

    现场瞬间安静,这份安静,让轮椅的嘎吱声越发的响,也让小便失禁的沙坤更为难堪。

    在审讯室,顾城骁和魏男他们坐在大屏幕前面,大屏幕上,是被关在隔离囚室的神情呆滞的黑爷,放大了的黑爷的脸,看起来更加憔悴。

    顾城骁拿出一个U盘交给身边的人,吩咐道:“里面有个视频,放给他看。”

    不一会儿,在囚室的屏幕上,播放了这段视频,黑爷由原来的木讷,慢慢有了情绪波动。

    视频中,顾城骁一行人来到了中缅边境的一个小村庄,摇晃的镜头照着一幢低矮的破旧不堪的小房屋。

    “哪?这是哪?”黑爷瞪大眼睛问出声来,他不敢相信那是自己的老家,“顾城骁,你他么的害我老娘,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黑爷的情绪很激动,骤然起身扑向那块屏幕,又拍又喊,“顾城骁,你出来,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不关我老娘的事,她什么都不知道……顾城骁,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你滚出来……”

    这时,视频里的矮木门开了,出现的那张苍老慈祥的面孔,让黑爷跪着瘫倒在地,“妈……”

    顷刻间,他痛哭流涕。

    那是他年迈的母亲,几乎是第一时间,他跪在地上连连磕头,就好像真的在母亲面前磕头一样。

    “婶,他们是贫困帮扶队,来慰问一下你。”说话的是当地的村长,一口当地方言,“还给你送来了不少好东西,瞧瞧,都给您放进屋啊。”

    “哎呦,谢谢谢谢,来,都进来……家里小,没地儿坐,让你们笑话了……”

    熟悉的乡音钻进黑爷的耳朵,让他一下子安静下来,屏住呼吸,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视频看。

    虽然镜头很晃,但画面很清楚,顾城骁带着好几个战士去了他老家,不但给他家送钱送物,还给他家修房子整院子,他都看懵了。

    最后,是他老母亲的一段视频,高清镜头下的母亲满头银丝,那张脸就像老树皮一样,道道皱纹都像刀刻上去的一般,浑浊的眼睛满是沧桑。

    母亲坐在院子里,对着镜头,就像对着自己的儿子,她说:“阿勇,妈知道你在外地工作很忙,你要是太累太苦,就回来吧,家里有低保,有政府的帮助,生活没问题。”

    “你总说要赚大钱娶媳妇回来,这些年我看你也没啥钱,你都老大不小咯,妈也没几年好活了,妈对你没啥要求,就希望你能早早回来。”

    “阿勇,妈心里有数,你是不是在外面干了啥不好的事?你要是真的犯了法,就好好接受改造,妈不求大富大贵,只求你平平安安。”

    “阿勇,家里就妈一个人,你早点回来吧。”

    许是当着一群小伙子的面难为情吧,老人家全程都是笑着说的,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伸手抹了一下眼睛,但脸上依然挂着朴实的笑容。

    此时的黑爷已经泪流满面,跪在地上久久不愿起身。

    顾城骁他们全程都在另一个房间看着,一个人不管再冷血,家人永远都是他的软肋。

    中间的屏幕缓缓上移,通过透明的玻璃墙,互相能看到对方。

    顾城骁正襟危坐,凌厉地眼神死死地盯着跪在地上的男人,语气也十分的冰冷,他缓缓说道:“你是该哭,是该对你妈磕头,正是你的心狠手辣造成了你母亲今日的孤苦无依。不过,你母亲还是幸福的,至少她生活安稳,你想没想过那些被你们毒害的家庭?那些人的母亲,失去了孩子,失去了希望,余生都要在痛苦煎熬中度过直至死亡,你想没想过他们?”

    黑爷跪在地上,举着双手求他,“你别再说了,别再说了……我已经遭到了报应,求求你放过我吧。”

    “放过你?呵,你想得美,放过你,老天都不答应。你要是还有一点良知,就好好配合我们,就当是给你妈积点德。”